Top

文章內容

未來趨勢三:運用智慧科技,促進高齡者家庭及社會參與
2019年2月20日

未來趨勢三:運用智慧科技,促進高齡者家庭及社會參與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遠距智慧健康照護服務發展計畫辦公室

王怡分 博士後研究員

面對人口老齡化的趨勢,人們可以有較長的時間享受人生、追求自我實現,但對高齡者而言,卻並非完全是快樂的時光;在退休後可擁有近二十年的時間中,若不能調適或克服本身生理、精神的自然衰老、家庭與社會結構的變遷、經濟資源的減少、人際關係的疏離等,對高齡者本身、家庭或社會均是沉重的負擔。根據最新公告的「中華民國106年老人狀況調查報告」資料顯示,65歲以上高齡者在過去一年內有參與社團活動的比例約35.66%,有參與學習活動的比例不到一成,約4.88%,而「每天」都有和朋友、親戚或同事往來的比例則占22.42% [1];換言之,我國高齡者對於家庭及社會的參與程度仍然偏低,常受限於健康狀況、交通或無障礙設施之影響。然而,相關研究指出主動積極的家庭及社會參與,是維持高齡者人際關係脈絡的重要支持體系,亦能有助其自我角色認同,促進成功老化與提供老年生活品質 [2-3]

n 行動通訊軟體成為家庭聯繫溝通新趨勢

家庭是個人生命歷程中的第一站,在成長過程中提供情感、保護、教育及社會等基本且重要的功能,也是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及與外在環境互動的交匯處;且家庭對個人的健康與福祉皆具有影響,尤其家庭成員間的情緒容易相互感染,彼此的互動與參與亦會影響個人身體狀況與心理感受。然而,隨著人口結構的急遽改變,2017年我國小家庭(即核心家庭)的比例為最高,占35.71%,折衷家庭(即三代同堂)則僅占13.78% [4],顯示家庭結構不再以多成員家庭為主流,生產力較高的家庭成員可能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環境、教育或工作而離開原生家庭或住所,他們一面需要賺錢養家、生兒育女,另外還可能得照顧年邁的雙親。因缺少過去農業社會大家庭的互助形式,促使這些責任在核心家庭成員中顯得更為沉重,他們不僅要面對工作壓力、家庭照護,還需要面對情感維持與聯繫的問題。而智慧與通訊科技所能協助的層面則在於完成彼此之間的溝通,亦正是維持家庭聯繫重要的關鍵因素之一 [5-6]

在家庭的參與及互動上,又以行動通訊軟體(Mobile Instant Message, MIM)成為近年來數位溝通之新趨勢。早期的即時通訊(如ICQ)主要在於一對一的即時文字傳遞,隨著資訊承載量的提升,即時通訊允許上傳更多豐富的圖像、多媒體內容,使用者也能更清楚地傳遞訊息,比較過去的遠距溝通,也較能感受到如臨場感般的溝通體驗(如LINE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等) [7],並且隨著載具效能的提升,更從桌上型電腦轉移至可攜式的智慧手機,不但解決了因受限於距離空間所造成的溝通阻斷,更提升家庭聯繫的可能性,增加成員之間的互動與情感交流。

n 在地老化結合智慧科技促進高齡者社會參與

過去認為高齡者自職場中退出後就與社會脫離,但事實上越來越多研究指出高齡者的健康狀況與其社會參與程度具有顯著差異 [2-3],即社會參與能夠有效提升高齡者與社會之間的互動,產生交流及互相支持的作用,以提供刺激來減少認知退化;其類型包含有酬勞形式的人力資源運用(如再就業或創業)及無酬勞性質的社區參與(如學習活動、志願服務、社團活動及休閒活動等),以彌補高齡者因退休後的角色轉換,維持社會人際網絡。然而,健康狀況的好壞對高齡者最直接影響的就是獨立生活的能力及行動自由限制,如果高齡者喪失日常生活活動自理能力,對其生理與心理都會造成莫大的衝擊與壓力,更會降低老年生活的品質,

在地老化與智慧科技(Smart Technology)的結合,遂成為高齡者新的生活模式 [8-9],根據教育部智齡聯盟統計資料顯示,國內高齡者使用科技設備主要以查詢醫療資訊為主,其次為股票基金行情及子女親友聊天,可見科技設備不僅可協助高齡者強化其人際關係互動,也有助於支持其社會參與的意願 [10]。另外,許多結合醫療以及預防資訊的科技照顧,除了訴求科技化管理之外,市場也趨向研發高齡者日常生活需求的各類輔助器具(Assistive Devices)。依我國國家輔具分類標準,共分為11大類,分別是「個人醫療輔具」、「技能訓練輔具」、「矯具與義具」、「個人照顧與保護輔具」、「個人行動輔具」、「居家生活輔具」、「住家及其他場所之家具與改裝組件」、「溝通與資訊輔具」、「物品與裝置處理輔具」、「工具、機器與環境改善輔具」及「休閒輔具」等,不僅能增加年輕世代照顧高齡者的便利性,也能建立以高齡者為中心的使用環境,讓行動不便的長者依然能持續參與社交活動,獲得獨立、有尊嚴的生活。

n 參考文獻

1. 衛生福利部(2018)。中華民國106年老人狀況調查報告。臺北市:衛生福利部。

2. Kuo et al.,(2004)

3. Berkman, L. F. (2000). “Which Influences Cognitive Function: Living Alone or Being Alone?” Lancet, 355(9212), 1291-1292.

4. 行政院(2017)。家庭組織型態(單人、夫妻、單親、核心、祖孫、三代、其他)【原始數據】。未出版之統計數據。取自https://www.gender.ey.gov.tw/gecdb/Stat_Statistics_Field.aspx

5. Fuchsberger, V., Murer, M., Wilfinger, D., & Tscheligi, M. (2011). Attributes of successful intergenerational online activities. Proceedings of the 8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dvances in Computer Entertainment Technology (p.50). ACM.

6. Rodriguez, M. D., Gonzalez, V. M., Favela, J., & Santana, P. C. (2009). Home-based communication system for older adults and their remote family.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5(3), 609-618.

7. 林建羽、周玟慧(2016)。中高齡者使用行動通訊軟體與家庭成員互動感知需求、使用意願及互動內容之探究。高雄應用科技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刊,2(1)119-134

8. Bronswijk, J.E.M.H., Bouma, H., Fozard, J. L., Kearns, W. D., Davison, G. C., & Tuan, P. C. (2009). Defining gerontechnology for R & D Purposes. Gerontechnology, 8(1), 3-10.

9. 陳燕禎(2015)。銀髮照顧產業之發展:資源整合的觀點。新北市:威仕曼文化。

10. 教育部智齡聯盟(2013)。智齡聯盟。聚自http://www.t-edu.tw/

附件下載: